住宅投资还将继续下降

时间:2019-04-03 23:39       来源: 未知

  此外,美国全国地产经纪商协会(NAR)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2月美国成屋销售年化总数为551万户,同时美国2月成屋销售总数年化环比增长11.8%,创下2015年以来最高涨幅。房屋销量数据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房地产市场的企稳。

  澳大利亚统计局早前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议会内部针对采取哪种方式离开欧盟存在重大分歧。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风险进一步加剧。而在脱欧困局的影响下,与美国房屋价格节节攀升不同,房屋供应严重短缺、房价和住房抵押贷款利率的上升成为令房地产市场举步维艰的重要因素。4月1日,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便已显露出了疲态。

  2019年全球经济陷入增速放缓的困境,主要发达经济体也面临着各自经济增长的挑战与风险。其中,美国、澳大利亚以及英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显露出了不同程度的疲态,成为经济中较为薄弱的环节,凛冽的寒风已经袭来。

  此外,去年美联储强劲的加息模式也推高了美国住房抵押贷款利率水平,消费者购买房屋所需要承受的压力明显增加。在2018年10月时,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家协会(MBA)的月度报告显示,美国30年期抵押贷款平均利率已经上升至2011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5.10%。房价以及抵押贷款成本的上升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费者的购房需求。

  美国住房市场房屋价格的上涨令许多年轻的购房者无力支付首付款。与此同时,事实上,澳大利亚房价下跌约5.1%。不确定性的增加或将进一步影响房地产市场的情绪。

  当前,从2018年起,澳大利亚的房屋价格正在持续走弱,另外替代英国首相特里莎·梅脱欧协议的四个方案均未赢得议会支持,在供给和需求的共同作用下,“寒冬”效应更为明显。2018年,

  然而,现在判断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回暖仍为时过早。另外一项数据显示,美国2月新屋开工数为116.2万户,环比下滑8.7%,创下近8个月以来最大的环比跌幅。新屋开工数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房屋供给端面临的压力,房地产商对于楼市的预期可能并没有那么乐观。与此同时,房屋供给量的限制或将增加房价的上行压力。

  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也拖累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速。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澳大利亚2018年四季度GDP同比上涨2.3%,低于预期值2.6%。澳大利亚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布鲁斯·霍克曼(BruceHockman)表示,经济增长的放缓,主要反映出家庭支出的疲软和住宅投资的下降。而从目前的住宅建设审批情况看,住宅投资还将继续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行至2019年,美联储不断释放出“鸽”派信号,货币政策收紧程度有所放松,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消费者所承受的住房抵押贷款压力,有助于推动消费者进入楼市。房地美(FreddieMac)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28日当周,美国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的平均利率已下跌至4.06%。

  此外,更加严格的贷款标准导致流向投资者和购房者的信贷收紧,进一步导致澳大利亚房价继续呈现走低态势,墨尔本以及悉尼等大型房地产市场房屋价格纷纷走低。澳大利亚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的数据显示,2月澳大利亚全国房价环比下跌0.7%,比2017年10月的峰值下降6.8%。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房屋供给的增加、国外买家的减少以及消费者信心疲弱等因素,也进一步加剧了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的“寒冬”。

  当前,英国脱欧前景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而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正在困扰着英国经济、金融的方方面面,房地产市场也不例外。全英房屋抵押贷款协会公布的Nationwide房价指数显示,2019年前3个月,伦敦地区房价相较2018年同比下跌3.8%,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同比跌幅,此外,2019年一季度,英格兰地区的房价同比下降0.7%,但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地区房价则有所上涨。

  总体而言,美国房地产市场在2019年初已显露出向好的迹象,但由于当前美国经济增长前景正在遭遇内外部的风险和压力,房地产市场这一积极的趋势能否得到延续,还是一个未知数。